较小的恶魔仍然是恶魔

又是水灾!

2008年大选后的9个月,黄伟益扬言槟州政府解决了槟城的水灾问题。

可是至今9年已经过去了,事实证明槟州的水灾问题尚未解决。而且槟城人至今经历了无数场水灾,可能许多人已经损失不菲。

上周末槟州又发生了严重水灾,引发许多问题,包括财物损失和交通阻塞。而且现在出现了很多“新的水灾黑区”,以前从未淹水的地方,今天也淹水了。

奇怪的是槟城发生水灾时,淹上来的水是棕色的。我不认为自然雨水是棕色的,我也不相信马路上的灰尘和垃圾会把淹上来的水变成棕色。

逻辑思考,我认为槟州水灾的颜色根源是红土所致。在槟城,很少地方可明显看到红土,唯有在被破坏的山林和新发展的地区。

我不会断言山林遭破坏和过度发展,是导致水灾的唯一原因,却可能是差劲的排水和治水系统之外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行动党已经在槟州掌权9年,但令人困惑的是,仍有人把今天的水灾情况与前朝国阵时代进行比较,“合理化”地原谅现任政府治水不力。

令人震惊的是,这群人竟然把问题指向前朝国阵政府而加以责怪。如果我们不断回顾往事,来证明目前的行动党政府是可以被原谅的,那么我们将永远无法向前看及解决当下的问题。

如果你问我,国阵时代的水灾问题是否更糟糕?我不能准确回答,我甚至不认为应该浪费时间进行比较。更重要的是,槟州人民现在需要端视目前的问题,以及着手解决问题。即使这个问题不比以前的糟糕,但这仍是一个问题呀!

我们不应该给政府一个借口,让他们有机会逃避责任。我们不能等到事情发展到极其恶劣的局面时,才来思考如何解决问题。反而,我们应该防范于未然!

新一代的政治人物不可再玩“责怪的游戏”。我们要继续前进,就必须承担责任,不要把必须立即解决的问题政治化。

比较谁做得比较差,不是判断政府好坏的明智之举。提出上述理由的人士,令我们感到非常担心。因为他们这样做,只是从恶魔群中选出一个比较小的恶魔而已,事实上,我们仍然选择了一个恶魔。

其实,我们应该选择的,是更好的天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