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行动党的改变

词典中对于“改变”的解释是:“一件事变得不同的过程或最终结果”。

当我们谈论改变时,是希望一切事物变得更美好。大马人民希望在国家治理方面,拥有一个更透明、更有效率、更进

步的政府,因此,2013年大选,正是基于选民期盼改变,而激发起历史性的投票率。

当时,行动党向民众灌输“Ubah(改变)”精神,呼吁我们的家人、朋友、邻居和同事出来投票。

很多第一次投票的选民,开车回到自己的家乡投票;还有很多人回国履行选民责任,他们全都抱着改变的希望。

在政府内,“改变”一词可以是非常主观的,具有不同的解释。改变可能是改换领袖,也可能是改由不同的政党来执政

,或由赢得选举的政党,通过革新的方式治理国家。

最近发生的几个事件,引起人们怀疑行动党展开的“改变”运动究竟是什么?在某些情况下,行动党的行为与他们在国

会中所争取的一切自相矛盾。

让我们比较一下2010年在国会通过的马来西亚体育馆机构法令,和今年5月在州议会通过的槟州体育馆和空地机构法令

。两个法令十分相似,都是要进一步改善体育设施的管理,主要分别只是在于一个是联邦法令,另一个是州法令。

当马来西亚体育馆机构法令于2010年在国会提交时,时任行动党芙蓉区国会议员约翰费尔南德斯(John Fernandez)

质疑部长在任命体育馆机构主席方面的绝对权力。但是在槟城,首席部长本身就是槟州体育馆和空地机构主席。

在同一个国会提案中,行动党的倪可汉反对马来西亚体育馆机构法令中的豁免于法律行动的一部分;但在槟城,行动党

领导的州政府通过了类似的法令,其中包括了豁免于个人责任的部分。言行不一的行动党,是双重标准的政党。

他们展开的“改变”运动充满讽刺意味。他们反对中央政府,但当他们是政府时,他们也沿用中央政府的行事方式。

这个法令只有一个改变,就是行动党州政府也将“空地”列为机构的责任,这代表也是槟州首席部长的机构主席,对槟

州土地掌握更大的权力,尽管槟州土地事件已存在许多争议。

我们也在很多场合看到行动党如何反对国阵的行为,但当行动党做出同样的举动时,就自认是清高的。

资讯自由法和和言论自由是行动党的大选政纲之一,当他们执政后,也在槟州大肆宣传颁布了资讯自由法(FOI)。但

是今天的槟州资讯自由法,似乎是用来隐瞒而非开放文件的工具。民政党曾申请20多个文件,但是我们却连一个也从

未获得浏览。

当马来西亚引入大量中国资金时,中央政府被指控出卖国家主权给中国;但是当槟州政府向中国申请贷款时,槟州政府

自称是为了槟州的利益。

行动党对巫统反对到底,以至他们发誓不会将槟州的发展项目颁布给巫统党员所拥有的公司。但是几周前,获得槟州

海底隧道与三条高速公路工程的Consortium Zenith 建筑公司董事主席再鲁阿末,承认他本身是巫统党员。

此外,还有许多充满讽刺性的地方,比如槟州政府的公开招标、公共泊车位收费、恢复地方政府选举、“更清洁,更绿

意的槟州”等等。

上述课题并非存在对或错的问题,但却是行动党一直以来所追求的“改变”呀。

是的,确实有改变,是行动党变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